藏品類型 書法
作品號 --000048-00000
品名 清金士松乾隆御製鄂輝將軍等奏巴勒布歸順並班師回藏誌事詩 卷
作者 金士松,Jin Shisong
書體 楷書
色彩
裝裱形式
創作時間
數量 一卷
作品語文 漢文
集叢號 件:   開:   幅: 單件
釋文 御製將軍鄂輝等奏巴勒布歸順實信並班師迴藏事宜詩以誌事。偏師安藏匪佳兵。遲就都緣阻雪程。(小字註。去夏巴勒布侵擾後藏邊界。信至即命鄂輝等帶兵嚴勦。使彼怖懼國威不敢再犯。乃官兵始至。彼收復宗喀。旋因春雪連綿。難以進取。直至二月下旬。天氣稍晴。官兵由積雪微薄處。帶領善能登陟之漢土兵丁開路深入。將濟嚨聶拉木等處盡行收復。而賊番已早畏竄遠颺。及前次仲巴薩甲兩啦嘛遣往諭話之人。迴稱巴勒布頭人即欲來乞罪。願求內附。亦以雪山高大未能即至。以此藏事不能迅速。)我往彼逃昨曾慮。(小字註。上年據奏賊眾逃遁情形。眾人鮮不以為易於完事。殊不思我兵到。彼必當嚴行勦辦。俟彼震懾之後。再傳喚彼處頭人令其立誓定界。方為得體。不然。彼聞大兵將至即畏威遠避。倘我兵既撤。彼復潛出侵擾。是彼轉以逸待勞。而爾時又須調兵籌餉。成何事體。是以上年邊報詩有我往彼逃事如順我還彼至咎誰歸之句。誠不肯貪近效而忘遠計也。)畏威懷德既歸誠(小字註。茲據鄂輝等奏。總兵穆克登阿張芝元率同西藏之噶布倫。(西藏董事官之稱)。帶領巴勒布大頭目噶登嘛撤海哈哩烏巴第哇幷小頭人哈哈達爾等十餘人。於五月二十五日前來環跪營門悔罪求恩。據稱彼處與唐古忒(即西藏)本是和好。近因西藏之人將貿易貨物任意加收稅額。幷於食鹽內攙和沙土。又嫌銀錢低潮不用。彼管事頭人及屢次寄信講說。付之不理。是以無知侵犯邊界。及聞天兵到來不敢抗拒。聞風退回。本欲於春間即來求懇。實因雪山高大是以遲延。且稱彼處同為天朝百姓。蒙大皇帝不加誅戮。幷將西藏多事之噶布倫索喏木旺札勒父子。及加稅之第巴桑阿均革退治罪。又將駐藏大人俱即更換。彼王子頭人無不感。仰大皇帝公正嚴明之德。以後永遵王化。斷不敢多事等語。此事初起時。予即意慶麟等必有辦理不善之處。因令巴忠馳往查辦。嗣絰察實具奏。果有抑勒買賣不接巴勒布奏書之事。因俱分別治罪。今據所云果不予所料。又據奏該頭目等詞色之間。實屬傾心悅服。現在勘明邊界於濟嚨聶拉木宗喀要隘處所堆砌鄂博碉卡以定界限。又令於佛座前頂經立誓。並取具永不滋事圖記。結狀存案。是其畏威懷德實出誠心。祇可俯允所請以完此事。亦不值掃穴擒渠以誇示威武也)底須掃穴窮大武申命防邊奠眾氓。(小字註。此事鄂輝等如早有識力。彼雖有歸順之。言亦當揚我兵威。取彼附近部落數處。使彼目覩天威方為攻心之策。至於設誓表心豈堪深恃。今既計不出此。予亦不欲為其已甚。但善後事宜亦不可不熟籌審慮。慎防其後因申諭鄂輝等班師迴藏。後於西藏番眾內選數百人在要隘地方。勤加操練以護衛藏地。至番眾所需口糧應由達賴喇嘛商上給與。蓋往年駐藏大臣原不甚管理彼處事務。此次既經用兵護彼。若不預為經畫防範彼或再來。鞭長莫及長此安窮。並立明白宣示達賴喇嘛等自當共喻為彼之意)徐俟陪臣奉表至。(小字註。五十二年巴勒布原向慶麟等告求納表進貢。因索諾木旺札勒等恐其控告伊等諸獘。捏稱表內言詞不遜。慶麟等為其所愚。未即具奏。茲據該頭目等稱仍當照樣謄寫。若肯代為陳奏彼王子等無不沾恩等語。將來俟其奉表投誠。自應令其照舊往來貿易以昭柔遠之意。而予籌畫此事將及一歲。鉅細無不出自心裁。一朝歸順亦可釋此勞念矣。)畫籌又幸釋心怦。臣金士松敬書。

leftNone
rightNone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