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類型 書法
作品號 --000350-00001
品名 元明書翰第七十六冊 冊 文俶書治安策
作者 文俶
書體 楷書
色彩
裝裱形式 冊(蝴蝶裝‧方幅式)
創作時間
數量 一幅
作品語文 漢文
集叢號 件: 01   開:01-07   幅:01-07 單件
釋文 夫樹國固。必相疑之勢。下數被其殃。上數爽其憂。甚非所以安上而全下也。今或親弟謀為東帝。親兄之子西鄉而擊。今吳又見告矣。天子春秋鼎盛。行義未過。德澤有加焉。猶尚如是。況莫大諸侯。權力且十此者虖。然而天下少安。何也。大國之王幼弱未壯。漢之所置傅相方握其事。數年之後。諸侯之王大抵皆冠。血氣方剛。漢之傅相稱病而賜罷。彼自丞尉以上偏置私人。如此。有異淮南。濟北之為邪。此時而欲為治安。雖堯舜不治。黃帝曰。日中必慧會。操刀必割。今令此道順而全安。甚易。不肯早為。已乃墮骨肉之屬而抗剄之。豈有異秦之季世虖。夫以天子之位。乘今之時。因天之助。尚憚以危為安。以亂為治。假設陛下居齊桓之處。將不合諸侯而匡天下乎。臣又以知陛下有所必不能矣。假設天下如曩時。淮陰侯尚王楚。黥布王淮南。彭越王梁。韓信王韓。張敖王趙。貫高為相。盧綰王燕。陳豨在代。令此六七公者皆亡恙。當是時而陛下即天子位。能自安乎。臣有以知陛下之不能也。天下殽亂。高皇帝與諸公併起。非有仄室之勢以豫席之也。諸公幸者。乃為中涓。其次廑得舍人。材之不逮至遠也。高皇帝以明聖威武即天子位。割膏腴之地以王諸公。多者百餘城。少者乃三四十縣。恩至渥也。然其後十年之間。反者九起。陛下之與諸公。非親角材而臣之也。又非身封王之也。自高皇帝不能以是一歲為安。故臣知陛下之不能也。然尚有可諉者。曰疏。臣請試言其親者。假令悼惠王王齊。元王王楚。中子王趙。幽王王淮陽。共王王梁。靈王王燕。厲王王淮南。六七貴人皆亡恙。當是時陛下即位。能為治虖。臣又知陛下之不能也。若此諸王。雖名為臣。實皆有布衣昆弟之心。慮亡不帝制而天子自為者。擅爵人。赦死罪。甚者或戴黃屋。漢法令非行也。雖行不軌如厲王者。令之不肯聽。召之安可致乎。幸而來至。法安可得加。動一親戚。天下圜視而起。陛下之臣雖有悍如馮敬者。適啟其口。匕首已陷其匈矣。陛下雖賢。誰與領此。故疏者必危。親者必亂。已然之效也。其異姓負彊而動者。漢已幸勝之矣。又不易其所以然。同姓襲是跡而動。既有徵矣。其勢盡又復然。殃禍之變。未知所移。明帝處之尚不能以安。後世將如之何。屠牛坦一朝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頓者。所排擊剝割。皆眾理解也。至於髖髀之所。非斤則斧。夫仁義恩厚。人主之芒刃也。權勢法制。人主之斤斧也。今諸侯王皆眾髖髀也。釋斤斧之用。而欲嬰以芒刃。臣以為不缺則折。胡不用之淮南、濟北。勢不可也。臣竊跡前事。大抵彊者先反。淮陰王楚最彊。則最先反。韓信倚胡。則又反。貫高因趙資。則又反。陳豨兵精。則又反。彭越用梁。則又反。黥布用淮南。則又反。盧綰最弱。最後反。長沙乃在二萬五千戶耳。功少而最完。勢疏而最忠。非獨性異人也。亦形勢然也。曩令樊酈絳灌據數十城而王。今雖以殘亡可也。令信、越之倫列為徹侯而居。雖至今存可也。然則天下之大計可知已。欲諸王之皆忠附。則莫若令如長沙王。欲臣子之勿菹醢。則莫若令如樊、酈等。欲天下之治安。莫若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力少則易使以義。國小則亡邪心。令海內之勢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從。諸侯之君不敢有異心。輻湊並進而歸命天子。雖在細民。且知其安。故天下咸知陛下之明。割地定制。令齊、趙、楚各為若干國。使悼惠王、幽王、元王之子孫畢以次各受祖之分地。地盡而止。及燕、梁它國皆然。其分地眾而子孫少者。建以為國。空而置之。須其子孫生者。舉使君之。諸侯之地其削頗入漢者。為徙其侯國及封其子孫也。所以數償之。一寸之地。一人之眾。天子亡所利焉。誠以定治而已。故天下咸知陛下之廉。地制壹定。宗室子孫莫慮不王。下無倍畔之心。上無誅伐之志。故天下咸知陛下之仁。法立而不犯。令行而不逆。貫高、利幾之謀不生。柴奇、開章之計不萌。細民鄉善。大臣致順。故天下咸知陛下之義。臥赤子天下之上而安。植遺腹。朝委裘。而天下不亂。當時大治。後世誦聖。壹動而五業附。陛下誰憚而久不為此。天下之勢。方病大腫。一脛之大幾如要。一指之大幾如股。平居不可屈信。一二指搐。身慮亡聊。失今不治。必為錮疾。後雖有扁鵲。不能為已。病非徒腫也。又苦蹠盭。元王之子。帝之從弟也。今之王者。從弟之子也。惠王。親兄子也。今之王者。兄子之子也。親者或亡分地以安天下。疏者或制大權以偪天子。臣故曰非徒病腫也。又苦蹠盭。可痛哭者。此病是也。

leftNone
rightNone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