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類型 書法
作品號 --000631-00000
品名 明唐寅隨筆(三) 冊
作者 唐寅
書體 行書
色彩
裝裱形式 冊(摺裝)
創作時間
數量 一冊:十四開(本幅十四開,每開二幅,末開一幅,合計十四開二十七幅)
作品語文 漢文
集叢號 件:   開:   幅: 單件
釋文 溪風涼引過橋南。徑草蒙茸雨露貪。九夏苦當小暑末。一身憂佩大功三。翠經掠水魚驚沒。峰亂爭衙蝶夢酣。自分投閒閒未徹。晚亭詩債獨喃喃。煙花欲遍臥江南。隨處清風可激貪。漓水繫懷征雁杳。春光撚指摽梅三。蛩吟近戶秋聲切。推閃橫塘夕照酣。無限幽懷向誰盡。雕闌雙燕呢喃。見意亭中見意翁。蕭然無繫野雲同。曲肱三徑煙霞切。染指十年塵海空。向晚路歧牢把捉。此生心跡任窮通。秋風一味蘇殘病。已荷天恩到瀼東。 山水之間見意亭。蟻封蝸殼小潛形。談風生塵戶雙屨。化雨濡庭兒兩丁。素壁流雲瞻故舊。朱闌籠霧隔娉婷。窗前剩有無窮思。魚鳥紛紜綠滿汀。輪輻蓋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軾。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飾也。天下之事莫不由轍而言之。車功。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亦不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轍乎。吾知免矣。 嗚呼與子相好。相期百年。不知中道。棄我而先。我徂京師。不遠當還。嗟子之去。曾不須臾。子去不返。我懷永哀。反覆求思。意子復回。人亦有言。死生長短。苟皆不欲。欲爾避誰。當我獨悲。子生逢百殃。有子六人。六人今誰在堂。唯軾與轍。僅存不亡。咻呴撫摩。既冠既昏。教以學問。畏其無聞。晝夜孜孜。孰知子勤。提攜東去。出門遲遲。今往不捷。後何以歸。二子告我。母氏勞苦。今不汲汲。奈後將悔。大寒酷熱。崎嶇在外。亦既薦名。試于南宮。文字煒煒。歎驚群公。二子喜躍。我知母心。非官實好。要以文稱。我今西歸。有以藉口。故鄉千里。期母壽考。歸來空堂。哭不見人。傷心故物。感涕慇懃。嗟予老矣。四海一身。自子之逝。內失良朋。孤居終日。有過誰箴。昔予少年。游蕩不學。子雖不言。耿耿不樂。我知子心。憂泯沒。感歎折節。以至今日。嗚呼死。不可再得。安鎮之鄉。里名可龍。隸武陽縣。在州北東。有蟠其邱。惟子之墳。鑿為二室。期與子同。骨肉歸土。魂無不之。我歸舊廬。無不改移。魂兮未泯。不日來歸。頻年白玉堂中病。是處求醫未遇醫。見說湯家好兄弟。自題紈扇寄相思。 古人以良相良醫並稱。然則求醫當如求士。予多病者最喜醫。聞能起予姻家子危疾。詩以謝之江東陸深。玉堂清興托新詩。無病年來苦問病(點去)醫天下疲癃望誰起。還看經濟在論思。 唐著作佐郎顧況集序。吳中山泉氣狀。英淑怪麗。太湖異石。洞庭朱實。華亭清唳。與虎丘天竺諸佛寺。鉤綿秀絕。君出其中間。翕輕清以為性。結冷汰以為質。喣鮮榮以為詞篇。於逸歌長句。駿發踔厲。往往若穿天心。出月脇。意外驚人。語非尋常所能及。最為快也。李白杜甫已死。非君將誰與哉。君字逋翁。諱況。以文入仕。其為人類其詞章。嘗從韓晉公於江南為判官。驟成其磊落大績。入佐著作。不能慕。顧為眾所排。為江南郡丞。累歲脫縻無復北意。起屋於茅山。意飄然將續古二仙。以壽九十卒。湜以童子見君揚州孝感寺。君披黃衫。白絹鞳頭。眸子瞭然。炯炯清立。望之真白圭振鷺也。既接歡然。以我為揚雄孟軻。顧恨不及見。三十年於茲矣知音之厚。曷嘗忘諸。去年從丞相涼公襄陽有曰顧非熊生者在門。訊之即君之子也。出君之詩集二十卷。泣請余發之。涼公適移蒞宣武軍。余裝歸洛陽。諾而未副。今又稔矣生來速文。乃題其集之首為序。 放翁詩選序楊儀部循吉放翁為南渡詩人大家。而年又最壽。日課一詩。至耄耋不懈。故其多不啻萬首。今澗谷所選。殆十一爾。二家趣好。微有不同。然搜玄獵奇。班班略備。俾嗜者觀之。亦足以厭飫而思休矣。顧今人間傳寫。猶未免有靳容德色之病有曰吾將梓之。其孰不欲焉。劉戶部生之。蜀人也。雅工吟詠。已造堂奧。近以監稅杭。遂用餘力治茲事。使翁詩一新。川流日煥。誠嘉惠詞林之盛舉也。前代詩多矣。獨刻此者。其有專尚而深契其心者歟。翁才力放逸。殆出天縱。在李杜蘇黃而下。故有定論。誠不敢加喙其間。獨喜由翁迨今三百禩。僅得一劉戶。為詩再行是何廖廖知賞之難也。戶部名景寅。癸丑進士所謂好古以實而不以名者。騷壇慶快尚共賢之哉。 奕葉書香龍囦續續書香未有涯。文章充棟十牛車。青雲滿眼俱年少。如此江南得幾家 調珠弄墨過平生。諸少紛紛各有成。自幸傳家經幾葉。慣從書裡取功名。 遊小赤壁。龍囦去年赤壁又今年。一日看山一日仙。石好也須袍笏拜。地靈不妄古今傳。高碑姓字先生某。鉅筆文章學士錢。萬壑風煙千嶂雨。有人吹笛臥歸船。 北歸舟中正值舟難進。陡驚風雨狂。雨番飛增濕熱。風稍薦清涼。回首帝京遠。關心客路長。晚來忽開霽。皎月復生光。 過臨清值雨。迢遽還家路。纔過第一津。無詩便覺俗。有酒未為貧。願足凝塵席。年驚下坂輪。吾方苦炎熱。賴雨助精神。 送友。段金璧水曾遊地。憐君更此行。採芹看拂燕。伐木聽遷鶯。芳草春江夢。長淮夜月情。東風將別思。浩蕩逐南征。 溪上二絕。朱應登。鳴雨初過水滿陂。畫船芳草自逶迤。牽舟逆流猶堪喜。況是中流掛席時。 溪上汎舟乘夜月。葛衣纖薄足涼颸。蛙喧繁吹依深葦。蟬曳餘音過別枝。 送孫太史。東風新水滿城陰。落日飛花亂客心。千里夢魂京國遠。十年情事酒盃深。紫泥春暖看裁詔。玉局書成有賜金。多病不堪還此別。江干芳草獨沾襟。 金陵官舍四首。郭維藩司業。邸第連山麓。幽深愜素情。安居思太宰。南雍自司業廄其宅亦廄今太宰羅公為司業始軔為之。仁里接司成。舍東亭汪司成也。猿掛臨窗見。雲容切戶生。自公時有暇。心跡得雙清。 雞鳴山自好。迤邐帶吾居。松雨斜淋幔山品雲暗度除。庭深惟下鳥。齋小但容書。常喜承明德。門過長者車。 檜庭應明晦。坐起足相娛。夙植從天老。檜。羅公手植也。其陰可庭。餘芬至腐儒。竽聲傳戶外。黛色擁?隅。盡日清陰裡。高吟信緩趨絕。焚香坐午幌。是我放衙時。門掩吏人去。書聲山鳥知。引池通細水。插竹補疏籬。幽僻如村摀。由來野性宜。 赤壁圖歌次西涯公韻為華生從龍作。二泉。長江無聲動吹萬。月上東山渡河漢。東坡詞賦思千秋。客吹洞簫如發難。興亡有恨客心苦。不獨曹吳堪扼腕。漢家心腹已摧傷。手足安能相救扞。猛風東來水倒流。南軍北。忽相亂。天公助順不助逆。若論成功猶未半。華容道遠老瞞愁。周郎渡江江有岸。潮宗江漢故無心。蜀浪吳波各分散。五丘哀罷又章鄉。為國忘卻天下患。後人弔古對江山。坐遣胸中置冰炭。洞簫聲盡客何言。似笑老生談熟爛。百年水月坡翁心。泛泛不知身在竄。明朝酒醒賦初成。白雪調高歌欲斷。西崖居士。今東坡逝矣歲華驚幾換。畫圖流傳到東吳。詩句人將史書看。華生況是知音人。擊節向予三賞歎 與徐秋官用中登松風閣先一年嘗欲登而未果。至是始遂焉。七里青山兩載心。秋官為我一登臨。病餘幽興泉兼石。別後佳音玉更金。夜雨不嫌苔逕濕。春雲偏愛竹房深。松風閣上君曾坐。試問如何。可聽穎琴。

leftNone
rightNone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