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類型 書法
作品號 --000636-00000
品名 明唐寅隨筆(八) 冊
作者 唐寅
書體 行楷書
色彩
裝裱形式 冊(摺裝)
創作時間
數量 一冊:十二開(本幅十二開,每開二幅,末開一幅,合計十二開二十三幅)
作品語文 漢文
集叢號 件:   開:   幅: 單件
釋文 重刻杜詩序。凡物有大體。有肢節。觀者總其全。等之乃有辨。評子美之詩而不要其全。烏乎其可哉。子美在當時。名亞李白。又少白十餘歲。而生平逋徙顛蹶。知者亦鮮。死四十餘年。至元和間。天下爭誦元白而已。而於子美覆加詆訾。及韓子有光燄萬丈。何用謗傷之語。元微之又極稱其盛。謂非李所及。于是子美之名。燁燁與緯耀流輝。而業辭藝者宗之矣。然其為詩。本該博而發之以雄渾之氣。觸世故而宣之。以忠義之情。歷困抑而參之。以悽惋之音。合文質而酌之。于古今之變。而又善敘事理。如馬遷之文。初不縛于繩墨。而繩墨在是。若其汪洋之中。偶吐奇峻。乃意興所到。適然而成。或單詞短章。雖極興致。然在子美。無關重輕。揆以近時詩法。未必皆合。而評詩者乃呫呫摘之。以詡聲調。又規規然模之。是取肢節而遺大體。非復韓元二子與之之意矣。舊註凡數十家。惟此本詳實。不為臆說。須溪劉會孟批點亦極平婉。其他類補註選註演義等皆祖之。而龐集迂衍。吾無取焉。隴西金生鸞從吾游。憫此集久湮于世。請刻以傳。予既嘉其志。進之以力學。因僭為之序。正德戊寅秋八月。嶺南黃芳仲實。 遊獻花巖。新喻黎龍。石磴穿雲上。山花帶雨開。聽經慣猿鶴。護搨老莓苔。骨立金牛瘦。雄飛紫鳳來。十年還夙願。今日醉新醅。 登絕頂。陳沂。山頂捫蘿上。風高兩腋輕。大江橫禹甸。重巘擁周京。疆域連天盡。烟雲接地平。握圖傳令主。瞻望不勝情。 庚午夏六月宿成恩有作。吳一鵬。牛山登眺愜平生。更借山中坐月明。縮地願求仙化術。浴沂真得古來情。是夕浴於松下涼甚。壽定翁。錢太史。記取人生最好遊。富林深處錦堂幽。庭前不是尋常月。天上平分一半秋。直與九峰增勝槩。也知千古有風流。此情此景誰能共。笑折山花戴白頭。 東江送唐清之北上。舊西湖上小亭臺。遠道年年夢裡回。懶散一身今我在。升平三樂待兒恢。病多野客傳方與。間有詩人載酒來。若論午橋吾未敢。竹間深徑倘容開。 與蘇武三首。良時不再至。離別在須臾。屏營衢路側。執手野踟躕。仰視浮雲馳。奄忽互相踰。風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長當從此別。且復立斯須。欲因晨風發。送子以賤軀。賦也。良時。謂君臣際會之時。須臾。斯須。皆少待之頃。屏營。惶恐不安貌。踟躕。行不進也。晨風。旦風也。少卿既失身匈奴。思欲復還漢庭。不可得矣。及蘇武歸。因作詩為贈。故首歎良時不再至。以起傷別之端也。況又見浮雲之馳奄忽相踰。則知人之離散。如風波一失。而相去遠矣。故其執別戀戀之情。不能自己亦欲乘風而以身俱往也。攜手上河梁。遊子暮何之。徘徊蹊路側。恨恨不能辭。行人難久留。各言長相思。安知非日月。弦望自有時。努力崇明德。皓首以為期。賦也河。北方流水之通名。梁橋也。弦者月缺其半之名。望者。月滿之時。與日相望也。初少卿說武降。已謂終不得歸漢矣。及和親之後。問匈奴而詭言武死。今其歸也。誠出少卿之不意。宜其握手驚問。恨恨而不能辭也。然思舊之情曷已。離會之理可推。故以日月弦望為喻。而相期於皓首。亦自遣釋云耳。李周翰謂武使匈奴時。陵贈此詩。而曾原取之。非也。凡使者奉君命出疆。在朝之臣。或有贈言。自當慷慨規祝。不應預逆其不歸。而有風波失所。長從此別。及長相思。皓首為期等語。況二人素稱相善。又豈忍言此哉。林實夫以此為答武黃鵠遠別之詩得之矣。嘉會難再遇。三載為千秋。臨河濯長纓。念子悵悠悠。遠望悲風至。對酒不能酬。行人懷往路。何以慰我愁。獨有盈觴酒。與子結綢繆。(二字原倒寫)。賦也。三載為千秋。猶詩所謂一日不見如三秋之意。長纓。非冠纓也。馬鞅亦謂之纓。終軍請受長纓以羈南越王者。恐即此屬也。因濯纓而念遠行之人。望悲而舉盈觴之酒。其詞氣稍緩。與前二詩不同。豈此篇獨為出使時所贈者歟。或疑蘇李詩皆後人所擬作。以為武在長安。何為乃及江漢。陵詩用盈字。不應觸惠帝諱。此殆不必深辨也 。

leftNone
rightNone
         
1/13